千里烟波

求仙儿原图!!!!!!!!!!表白李叔叔!!!!!!!

西伯利亚的夜

AU,完全没有常识瞎编乱造,ooc,有点be,求黄喻保佑零模作文不跑题。
冬日,西伯利亚总是飘着大雪的。
  “你们现在就要走吗?”少女扒着窗户看了看,“外面雪还是很大呢。”背后男人戴上黑色长袍的兜帽,几缕银白的发丝垂下,随着他转身的动作轻轻晃动:“是的。我们已经因为这场风雪耽误太久了。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了,喀秋莎。”被称为喀秋莎的少女扁了扁嘴,西伯利亚的冬天总是寂寞的,难得的同伴也要离开了啊。
    她是几日前遇见这两人的。金色短发的男人于暴风雪中敲响了小屋的木门。她刚打开门,就受到了一阵音波攻击:“有人吗有人吗……啊,可爱的女孩,能否让我和我的同伴借住几日?你看最近天气这么差没法继续预定的行程,而且”他的目光落进了屋子,“你一个人在这种日子总是很寂寞的吧,还不安全,我和索尔可以陪你啊……”喀秋莎看着面前的男人,本来想拒绝的话全被堵了回去,心一软“停停停,别说了,你们进来吧。”
     刚刚一长串话中自称夜雨的男人欢呼了一声,三步两步扑向温暖的壁炉,跟在他身后的那位也缓缓掀开过大的兜帽,微笑着道谢后也快步走向壁炉。三人坐在壁炉前,由夜雨提起了话题,愉快的开始谈天说地。夜雨向喀秋莎详细的描述了他们启程的地方――蓝雨。在他口中,蓝雨是一个四季温暖,同伴并肩的地方。喀秋莎正入迷地听着,夜雨却被打断了――“打断一下。”黑袍男子挂着和煦的微笑,“请问这场暴风雪持续多久了?”喀秋莎歪着头想了想:“一个多月了。”两位旅人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夜雨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开口:“我们前来此处有要事在身。”
      从他们的口中,喀秋莎知道了这二人一位是剑客一位是术士,正为此次的暴风雪而来。“这次暴风雪来得蹊跷,连一向温暖的蓝雨都受到了一定波及,我们决定前来查看。”黑袍的术士温和地向喀秋莎解释此事。“大眼说此事可能为异族所为,你知道什么吗?”夜雨恰到好处的接上了话茬,微微皱着眉头,试图了解一些情况。喀秋莎抱歉地摇了摇头。
         几日后,雪略微小了些,索尔和夜雨准备离开这里了。喀秋莎虽有些不舍,但在已知他们有任务的情况下也不好留人。夜雨和索尔看出了她的难过,但任务当前也无法过多停留。临走之时,索尔叫住了少女“喀秋莎。”“?”他脱下手套,手指苍白纤长,勾住了她的小指“我们约好了,明年春天,我们再来。我们要是没来,那一定是被某事耽误了,你就去蓝雨找我们,我们陪你看除了北极罂粟之外的许许多多的花。好吗?”少女绽开了笑容:“好,我们约好的!”
         只是,这是她最后一次看见他们。
        约半月后,暴风雪停了。约两月后,春天来了。一年后,又一个春天来了。再一年,喀秋莎踏上了前往南方的旅途。她知道的,那条路,夜雨和索尔来时的那条路。蓝雨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只是,再也没有那两人了。
        卢瀚文窝在被子里眨巴眨巴眼睛:“队长,这个故事是真的吗?”喻文州正坐在他的床边,温和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只是当年夜雨前辈和索尔前辈最后的确是在西伯利亚牺牲的,但是具体细节没有人知道。”“那队长这个故事……”“是当年少天的侍女长说的,你也知道,他当时被当作夜雨前辈的继承人培养,一轮选拔之后就被送进神殿了。我是最后一批选进去的,有一天晚上少天闹着要听故事,他的侍女长卡佳就说了这件事。好了,已经很晚了,小卢你早点睡吧,今天和微草的一轮比试辛苦你了。”喻文州笑了笑,帮卢瀚文整理好被子。
         “队长。”卢瀚文突然开口,“你也许不知道。”
         “?”
         “在俄语里,喀秋莎是卡捷琳娜的简称。”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副队兼恋人悄悄打开了门,不用回头也知道黄少天正抱臂倚在门边。今天在与微草的比试中他又一次护住了自己,怕是来求表扬求亲亲的。
           “而卡捷琳娜还有另一个简称……”


           “卡佳。”

欢迎广大黄喻粉入驻溪山城

溪山城居民委员会:

打扰了。


溪山城黄喻专题论坛已整理完毕,之前发的注册申请也通过了。


论坛此后会专注作为存文、存图的仓库站点,永久运营。


(服务器不在本地,可以停车。)


欢迎广大黄喻粉、产粮的劳动人民入驻!


http://bluedrop.moezone.com.cn/hy/forum.php

看完后请继续坚持唯物主义

ooc严重,文笔极差,一个不话痨的天,雷点见题,看完后请不要怀疑人生。也许是be。求评论。
  黄少天从梦中惊醒,是喻文州在敲门――“少天,醒了吗?”看看床头的闹钟“才5:30,队长,有事吗?”喻文州笑意盈盈:“只是想提醒少天出门晨跑罢了。昨天少天不是答应了吗?”黄少天抓抓头发:“抱歉啊文州,等我一下。”
  作为公众人物,二人自然不能随意地在街上晨跑,幸好俱乐部不远就有一个体育场。这个点大多数人还未出门,体育场平日早上人就少,今天仿佛上天眷顾般,体育场里竟空无一人。二人跑了两圈,之前勉强起床的困意都被跑没了,黄少天的精神头回来了,嘴一砸,刚准备开始音波轰炸,就被深知他人设的喻文州拉住一通快跑,风硬生生把话都堵了回去。
  跑了几圈,晨练结束,黄少天瘫在草地上“队长,今天这一跑,我流沙包都能一口气吃20个。”喻文州看来也是跑得够呛,但谁让人家男神人设不敢崩呢。他优雅地盘腿坐在黄少天旁边“我也能。”黄少天翻了个身,笑嘻嘻的开口“文州,那我们回去吧,抢在郑轩他们前面吃光流沙包。”喻文州低着头,有点看不清表情,“好啊。”
  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黄少天不时抬头看着他的队长的背影,有点恍惚,并肩一同走过了这么多年,如果自己退役了,那么也许……也许……永远也只是朋友了……
  黄少天低着头,跟着喻文州穿过马路,一道阴影出现――一辆如同从地下冒出来一般的汽车悄无声息的高速冲来――“完了。”黄少天看见汽车时已经来不及了,脑海中只冒出了这个念头――“砰!”被推开了,后退两步跌坐在地上――“那么,被撞的是……”――“文州!”黄少天扑过去,揽住喻文州“文州,文州,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打120!”喻文州努力扯出一个笑“没用的,来不及了,少天,带好蓝雨……”黄少天伸出手――他的手从未如此颤抖过――已经没有呼吸了……喻文州,喻文州,他一遍遍呼唤着怀中人的名字,泪水一滴滴砸下……
  “少天,醒了吗?”这是……队长的声音?可文州……黄少天突然醒来,这只是一场梦啊。看看床头的闹钟“才5:30,队长,有事吗?”喻文州笑意盈盈:“只是想提醒少天出门晨跑罢了。昨天少天不是答应了吗?”一模一样的场景――黄少天瞳孔因为讶异而缩小,洗漱完毕。
  一切都仿佛梦中的复制,除了――黄少天推开了喻文州,代替他成了死者――“少天,醒了吗?”
  一次次的重复,黄少天被一次次“叫醒”,时间永远是5:30,黄少天和喻文州永远都会有一个死去。这个梦太过真实,每次黄少天都会以为自己真的醒了。但温热的血液溅出后“少天,醒了吗?”会让他意识到那只不过是一场梦。但梦里也有些异样,一些很久以前的梦境会混入黄少天死亡前看见的“走马灯”――白衣闪现,针尖锐利……
  到底什么才是真实呢?是这场梦?还是闪现的白大褂?黄少天又一次在早上5:30醒来。

如果是黄喻,那么……
黄是个AI,话巨多,然后喻是管理人员?教授?或者什么和AI有关的人,黄看见喻和他聊天打字超慢插不上嘴难过,于是黄关机了(……)最后一个镜头是喻的侧脸,然后喻更难过了,去找黄,找不到。













最后找到了,黄进化(?)成了一个比喻矮两厘米的人类…………然后……你们自己脑补吧~想什么姿势什么姿势~
(低头捡粉籍)

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喻秃repo

  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那么会是怎样的世界?呃……大概……就算成了喻方丈也还是很帅的……吧……(低头捡粉籍)好了,切入正题,先表白一波白哥@一路春白,感谢她给我们写了一篇这么温柔的黄喻。
   这篇文章在绵密的温柔中透出坚定的力量。喻文州和黄少天,他们并肩踏过山长水阔,路过人间时节,最终走成了携手相伴,共度一生。
   “离开他以后,我就尝试着孤独终老吧。”
   “反正在职业寿命里生老病死,就算是我跟喻文州,已经白头偕老过一回了吧!”
   看到这段时,真是抑制不住眼泪。双向的暗恋,或者说明恋,即将再一次匆匆结束,就像一朵玫瑰还未开放就被迫折下。爱情就是一场赌局,他们压上了自己的筹码,却仍然不敢开局。因为不希望对方受到伤害,所以宁愿将刀锋对准自己,一刀一刀的切断两人间的联系,温柔的锋利。
      在这之前还有那篇长微博。白哥的文字不算多华丽,但是却偏偏能够直抵内心。那天我是在午休时偷偷拿同学的手机看的,哭的稀里哗啦把同学都吓到了。在我心目中,他永远都是那样可靠,那样温柔,那样坚定的人啊。所以啊,“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我也还是很爱他,不看脸,我爱他明亮的微笑,还有锋利又柔软的灵魂。”
      你以温柔待世界,也愿世界对你温柔以待。

想写一篇这样的黄喻。
他骑在马背上,腰间一柄长剑闪着幽蓝的光。而对面的书生虽已脸色苍白,气息未平,却仍不肯就范,仰头怒视:“黄少天,你到底想干什么?”
他下了马,挥手散开众人,信步走至他的面前:“喻文州,我看你这穷书生怕是并无多少钱财,劫财不成,劫色也怕是不成,但想从蓝溪过,总得留下点什么。”立在喻文州面前,看见他漆黑的眸中闪过的一丝慌乱。”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黄少天这次不劫财也不劫色。”凑到他的耳边,修长的手指点上喻文州的胸口,轻轻开口,“只劫喻公子的一颗真心罢了。”

吐槽本意就是吐槽而已

人家的14岁已经靠撅口红撅手办各种玛丽苏来撩妹了,我的14岁当年却在看书做题灰头土脸的忙各种考试和竞赛,唉……人生啊……

G.XXX

没想到我随手加的tag(发太多卢相关了,手滑)还掀起一阵风了。这么说好像有点假惺惺,不想搞事还发到订阅去。
但其实我发完日志之后就回去忙三次元了。后面的事情陆陆续续听亲友讲过些许。

据说都出公告了?还谢谢大家做推广了?
不用谢。
吐槽都是情之所起,有感而发。

不过就那样呗,还能让人把那玩意混着唾沫儿吃回去不成。再说群众运动过于热情人家还觉得自己贞德了。好像都意淫出搞基佬的教皇发动十字军东征征讨异性恋了是吧?(不得不说这可真是个很有画面感的事情)
想太多了,这个14岁要是敢跑到刘小别家里撅手办我也是要跳出来骂的——不过这次我一定会小心检查标签,免得被扣上什么太太的帽子。

诚惶诚恐把我卢的tag关掉了。希望能降低点事非。
毕竟别人家的小天使靠撅口红撩玛丽苏的时候,我过年还要坚守岗位加班到初四呢。

世界就是这么不公平。

……瑟瑟发抖

桃源乡的边线

黄鱼群内娱乐活动击鼓传画....................大家,开心就好【生无可恋脸

艾特一下参与,因为我没加齐活人后续麻烦谁帮我一起

原po @寒鸦号小水手   @渝晓思  @饭锅   @撒迦   霜叶喵 @Voyageur  @方炎朔_我还是学习吧 @叶薰然  @優多半糖少冰 @raiki求安   @嗷嗷河豚    


求佑选修四门都及格!

梗来源于现实
有人问老师明天选修四门考什么内容……
老师“所有学过的啊”
“没有复习我们怎么办啊”
理直气壮“你们裸考啊”x4
高中生黄x老师喻
段子,有点车
“喻总终于上完新课啦!”班上同学们在周三狂喜乱舞!终于在周五考试前上完啦!素以开课慢而闻名全校的喻总终于可以开复习了啊!
然而现实是残酷的……大家满怀希望的看向喻文州“老师,周五考什么呀?”的时候,喻文州笑了笑,云淡风轻:“考从高一到现在的所有知识点啊。”
五雷轰顶。大家一扳手指,完蛋,只有一天了。“喻老师,我们还没有复习怎么考?QAQ”
“裸考啊。”理直气壮。
黄少天眯了眯眼。
晚上,“唔……少天……”喻文州抿着嘴,努力制止自己泄露出羞耻的声音。“文州”黄少天声音沙哑,“你今天是不是说要我们裸考的?”“呜……反正……来不及……呜……复习……”喻文州大口喘气。黄少天俯身亲吻“那么,这一场‘裸考’,不知喻老师会打几分?”
仅以此来祈愿明天选修四门全部及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