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烟波

我想要什么?我不知道。想要的太多,想留在南京,想高考考足够好的成绩,想学师范,想上中医药大学,想学经济学金融,想男友也能留在南京。
我能许什么?我不知道,也许能许的是不脱坑,是未来,将自己押在天平的一端,希望能有一个光明温暖的未来。
希望能有个美好的未来,如冬日下午暖阳般美好温暖的未来

三模考前许愿

语文前卷达到平均分尤其是作文也达到平均分,一篇黄喻
英语上80分,一篇策瑜
数学125分向上,一篇策藏
政治历史1A1B,一篇羊花

3月21至23日

二模语文作文不跑题到平均分 一篇黄喻
政治历史没有c且有一a     一篇策瑜
英语达到72分及以上   一篇米英
高考结束写

3.13的二模模拟

二模的模拟语文作文不跑题达到平均分黄喻x1
                    英语及格 策瑜x1

沉骨(be)

        喻文州是一名大夫,医术高明得洛阳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比起他的医术,更广为人知的是他的一个奇特的爱好――盘骨――也就是没事就对着骨头发发呆,摸摸这摸摸那。城中人传言,喻大夫对骨骼的了解已经到了吃一盘鸡能将骨头按骨骼走势拼得完美无缺顺便再问老板一句那少了的鸡翅鸡爪在何处的地步。人们敬喻大夫一手好医术,也惧他盘骨的爱好。这就是喻大夫俊秀温文,城中小女暗许芳心父母却终不愿嫁的原因。谁愿担心自家女儿明天会不会变成一具骨架呢?
不过喻大夫对此也并不在意,他已有一具骨架收藏。这具骨架出自于遥远的京城王杰西王大老板之手,据说是一员大将,王老板为了给好友庆冠礼,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入手一具骨架,连夜奔赴洛阳,最终于年前赶上。喻文州自然是感激不尽,但被王老板和方神医联合敲诈勒索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后就不再这么想了。
       喻文州真心喜欢这位将军的骨头,和自己差不多高,摸起来有细细碎碎的一点创伤。最好摸的是指骨,入手温润。喻文州补完骨头后,每天都攥着手骨盘来盘去。要是这是什么玉啊瓷啊摆件啊,光看盘的包浆,拿到黑市上说是前朝的古物件说不定也有人信。
喻文州这么喜欢骨头,为啥没有第二件收藏呢?这可不因为别的,就因为这副骨骼的主人会吃醋。这员大将生前名叫黄少天,少年得意却在一场战乱中被属下一箭穿胸,英年早逝。本来只想安安静静地呆在骨里,但是有一天喻文州要拆他的骨了……
       那天是七夕,喻文州突发奇想,要拆了黄少天的手骨带在身上去坐诊。这可不能忍!黄少天吓得在他掏出锤子时立刻现身,指着他的鼻子大喊“你你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你不知道拆了骨头我是很疼的吗而且一低头看着手没了我的心很痛的啊……”喻文州在那一瞬给吓到了,不过好在和骨头朝夕相伴,黄少天的骨头甚至就在他的卧室放着,心理承受能力出乎意料的强大,他缓缓放下锤子,笑了笑,慢条斯理地套出了黄少天的姓名和籍贯时甚至还端着一杯热茶笑吟吟地品了一口。听了大致的来龙去脉后,喻大夫倒是也没有太怕,继续默默沉浸在心心念念的骨头没法拆着玩了的悲痛之中。转身更衣,却听见黄少天闷闷地喊“喂,那个大夫……”“在下名为喻文州。”“那个……喻大夫……”黄少天难得的吞吞吐吐,“我其实是能看见的……”喻文州刷的脸红了……放在卧室里这么久,自己觉得这就是一具骨架,从来没有避嫌过,那岂不是……“流氓!”喻文州气呼呼地转身拽来一扇屏风架在了黄少天面前“闭眼!闭嘴!”
(黄少天:早知道不说了,美人出浴图,美人春睡图以后都没得看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喻文州对骨头的热爱有增无减,黄少天被他摸来摸去,就怕哪天他再心血来潮拿着锤子把自己拆了。担惊受怕了一段时日后,他突然发现喻文州又拼了一副骨头?!黄少天坐不住了,幽怨地在喻文州背后开口“文州啊,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都背着我养其它骨头了。”喻文州一口茶呛在嗓子里,咳得上气不接下气。“咳咳……你这都是哪儿学的……还不是你不给拆着玩。”黄少天脸上写满了“怪我咯?”想拍拍喻文州帮他顺顺气,手却穿过了他的肩膀――“……算了,我黄大人大人有大量,你拆我可以,只能拆手,而且必须!一定!马上!现在!把那具骨头扔了!”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掏出了锤子,伴随着黄少天的一声惨叫,卸了黄少天的右手。出人意料的是,只有那一瞬间的疼痛,之后就是与喻文州皮肤触碰的温暖触感。黄少天难得地羞红了脸,感动于自己是个灵体喻文州看不见自己脸红了,并在心里默默发誓绝不告诉喻文州自己还有触觉。
       流年似水,喻大夫24了,起初听闻黄少天陨命之年也是24,笑意盈盈地举杯浇酒在黄少天的骨架上给他祝酒也是给自己庆生。黄少天看着不胜酒力的喻文州,轻轻靠过去,贴上他的额头,只不
过这段温存还没有维持多久,喝多了的喻文州就转身扑进了骨头的怀里,掏出了筷子――噫糟糕!黄少天毛骨悚然――好吧只有骨。怎么忘了喻文州的酒品不好,最好酒后击骨而歌了!!
     美好的日子总是有尽头的。年中,有叛贼起兵,攻向洛阳。守城之时时疫起,喻文州作为大夫忙得脚不沾地,却又逢此时流言四起,城中流传:洛阳多难,均因灾星。谁为灾星?喻大夫。喻大夫最好人骨,而人骨乃阴曹地府之物,好人骨者必折寿多灾,终毁家灭国。流言愈盛,而喻文州却恰恰病倒,医者不自医,不出几日流疫便危及了性命。喻文州将黄少天的头骨放在床头,嘶哑着嗓子絮絮叨叨“你说外面是不是都很希望我死啊……”黄少天不忍地开口“别乱想,少说话多休息,早点好起来向他们证明你不是灾星啊。”喻文州的生命却如风中之烛般摇曳,他尽力地侧身,捧起骨头,亲吻了一下黄少天的额头。突然一瞬,力气抽空,黄少天的头骨滚落在柔软的地毯上,他拼命地喊着喻文州,却再也没有回应了。
      两日后,有胆大的民众撞开大门,冲进喻府欲除灾星,终两股战战而走。
       多年后,有说书人言:当年喻神医被误认为灾星,几位小人欲除之,入房舍,一将军,银枪亮铠,自言是喻大夫守护神明,拦住几人,将几人打得可谓是屁滚尿流。一日后喻府神光大作,探之,仅剩两具白骨依偎,不复有它。

提前许愿

1月17日一模,如果语文作文没有跑题(到平均分),就写一篇黄喻。

26字母,随机抽取

高三狗,背3500要吐,随机抽取26个词调节心情。
1.adore,喜爱,崇拜,爱慕
   喻文州曾经崇拜叶修???那又怎么?他现在整个人都是我的了。_from一次黄少天的私人访谈中被删减的部分
2.burden,负担,重担
   作为一队之长,喻文州肩上的重担总是超出别人想象,幸好,他还有黄少天。
3.cast,投,抛,选派……扮演某角色
   舞池里的浪子似不经意的回头一瞥,嘴角若即若离的一抹笑漾开,舞池外的军官勾起凉薄而锋利的笑意,眯着眼的侍者递给一边的医生一杯红酒:“量身定做。”
4.dizzy,晕眩的
   糟糕,忘记带糖了,喻文州心想。起身时眼前一片漆黑,头晕得找不着北,站都站不稳,向前栽去,却被扣住了手腕,“喂,吊车尾的。”
5.employ,雇佣,使用
   “不考虑雇个男朋友回家过年吗队长?”“不考虑。”_记黄少天第251次表白失败
6.future,将来,未来
   黄少天有个秘密笔记本,黑色的,上面记着对喻文州的表白。黄少天曾发誓被拒的次数都将在床上讨回来。
   距被恋人发现这个本子还有10分钟。
7.gesture,姿势,手势
  喻文州向黄少天比了个“安静”的手势,一头栽进了沙发,黄少天顿在那里,3分钟后沙发处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8.hug,拥抱
   黄少天出任务再也没有回来。喻文州等他等了一辈子。谁让那个家伙在离开前抱住了他,塞给了他一枚戒指呢。
9.ink,墨水
   喻文州喜欢用墨水和钢笔,黄少天则喜欢用圆珠笔,但是却总是能从黄少天的包里摸出钢笔和墨水,看喻文州从包里抽出圆珠笔呢。
10.justice,公平,公正,公道
    “守护美丽的姑娘是骑士的职责。”潇洒的收剑。
    “我是男的。”满意的看见骑士的笑容裂开了一条缝。
11.kettle,水壶
    黄少天和喻文州是舍友,完全不同的两人熟起来是因为黄少天帮舍友们打水时炸了喻文州的暖瓶。结果每晚泡脚的暖瓶没了,倒是多了个人形暖床宝。
12.luggage,行李
    “你的行李里怎么还有一件5号队服?”“和少天放错箱子了?”喻文州漫不经心的看着微博,没去理会王杰希被狗粮拍了一脸的愤怒。
13.mailbox,邮箱
   退役后黄少天到处跑,每到一个新地方都会寄明信片。喻文州打开信箱“今天没有啊。”却突然被捂住双眼,熟悉的温度,熟悉的掌纹,熟悉的气息
“我回来了。”
14.narrow,狭窄的
   第一次亲吻在蓝雨背后狭窄的小巷,至于之后的落荒而逃,谁知道呢?
15.obey,服从,听从,顺从
   “黄少天中尉,这是命令,放弃搜查喻文州的下落。”
   “不。”
   “喻文州上尉签署过协定,如果他在此次任务中失联72小时,放弃搜查,由黄少天中尉接替蓝雨长官。”
    长久的沉默_“明白。”
16.prisoner,囚犯
    “队长队长队长?”喻文州费力地从昏沉中醒来,却发现手腕被拷在床头。“……放开我,少天。”
    黄少天委屈的摊开了手:“不是我啊,文州。这里是个密室,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也许这只是个谎言?但在被拷住的情况下,除了相信,还能怎么办呢?
17.queen,皇后
     狼人的王子抢了吸血鬼的王子当未来皇后????????
     愤怒的吸血鬼族长方世镜正在赶来的路上。
     狼人族长魏琛也准备迎娶皇后了。
18.radio,收音机
     黄少天拧开收音机,听见恋人笑着说:“那么今天的节目到此为止,祝各位听众好梦。”过了一会儿,围着米黄围巾的恋人敲了敲窗,钻进了车:“你是明天下午3点的节目,别睡过了。”
19.salad,沙拉
    “你过段日子有代言,只能吃沙拉。”经理通知黄少天。
     “我们吃肉,你只能吃蔬菜沙拉~~~”蓝雨以卢瀚文为首对黄少天发出了嘲笑。
     “那么队长,我们来做运动吧,这个动作瘦身和锻炼腰部的效果才好啊。”轻轻咬住喻文州的耳朵,看见他敏感的抖了抖,在他挣开之前眼疾手快地拉开了队服拉链。
20.temple,寺庙
   “不是很懂你们蓝雨庙。”王杰希冷漠的看着吵架的两位各自给自己发的qq弹窗,“吵个架还要分析心路历程顺便撒一波陈年的狗粮?”
21.uniform,制服
    黄喻床第间最常见的制服是蓝雨的外套。“队长,叫出来。”坏心眼地抵弄着那一点,看见队长即使嘴里塞着队服的长袖,也无法抑制着发出模糊的呻吟。
22.virtual,虚拟的
    年轻的剑客伸出手,虚虚地描摹着沉睡精灵的轮廓,嘴唇,睫毛,长耳……“你曾真的存在吗?”光的粒子散开又拼合,精灵依旧闭着眼。
     “我会把你带回来的。”剑客单膝下跪。
     “我的王。”
23.whale,鲸
    “喻文州,你还真是一条鱼啊……”
    “准确来说,鲸是哺乳动物。少天你竟然是……豹猫?”
24.x-ray,x光
     喻文州对于骨骼有种奇怪的迷恋,喜爱骨骼胜过一切。最终成了x光检查室的医生。直到有一天,一个跳脱的病人出现了。抬头那一瞬,怦然心动。
25.yield,屈服,出产,放弃,产量,收益
      “太太求更新!求不虐!”黄喻圈两位高产太太的三次从不公开。
25.zip,拉开,扣上
      黄少天躺在喻文州腿上,将恋人的队服拉开又扣上。
      “……下去。”

求仙儿原图!!!!!!!!!!表白李叔叔!!!!!!!

西伯利亚的夜

AU,完全没有常识瞎编乱造,ooc,有点be,求黄喻保佑零模作文不跑题。
冬日,西伯利亚总是飘着大雪的。
  “你们现在就要走吗?”少女扒着窗户看了看,“外面雪还是很大呢。”背后男人戴上黑色长袍的兜帽,几缕银白的发丝垂下,随着他转身的动作轻轻晃动:“是的。我们已经因为这场风雪耽误太久了。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了,喀秋莎。”被称为喀秋莎的少女扁了扁嘴,西伯利亚的冬天总是寂寞的,难得的同伴也要离开了啊。
    她是几日前遇见这两人的。金色短发的男人于暴风雪中敲响了小屋的木门。她刚打开门,就受到了一阵音波攻击:“有人吗有人吗……啊,可爱的女孩,能否让我和我的同伴借住几日?你看最近天气这么差没法继续预定的行程,而且”他的目光落进了屋子,“你一个人在这种日子总是很寂寞的吧,还不安全,我和索尔可以陪你啊……”喀秋莎看着面前的男人,本来想拒绝的话全被堵了回去,心一软“停停停,别说了,你们进来吧。”
     刚刚一长串话中自称夜雨的男人欢呼了一声,三步两步扑向温暖的壁炉,跟在他身后的那位也缓缓掀开过大的兜帽,微笑着道谢后也快步走向壁炉。三人坐在壁炉前,由夜雨提起了话题,愉快的开始谈天说地。夜雨向喀秋莎详细的描述了他们启程的地方――蓝雨。在他口中,蓝雨是一个四季温暖,同伴并肩的地方。喀秋莎正入迷地听着,夜雨却被打断了――“打断一下。”黑袍男子挂着和煦的微笑,“请问这场暴风雪持续多久了?”喀秋莎歪着头想了想:“一个多月了。”两位旅人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夜雨清了清嗓子,严肃地开口:“我们前来此处有要事在身。”
      从他们的口中,喀秋莎知道了这二人一位是剑客一位是术士,正为此次的暴风雪而来。“这次暴风雪来得蹊跷,连一向温暖的蓝雨都受到了一定波及,我们决定前来查看。”黑袍的术士温和地向喀秋莎解释此事。“大眼说此事可能为异族所为,你知道什么吗?”夜雨恰到好处的接上了话茬,微微皱着眉头,试图了解一些情况。喀秋莎抱歉地摇了摇头。
         几日后,雪略微小了些,索尔和夜雨准备离开这里了。喀秋莎虽有些不舍,但在已知他们有任务的情况下也不好留人。夜雨和索尔看出了她的难过,但任务当前也无法过多停留。临走之时,索尔叫住了少女“喀秋莎。”“?”他脱下手套,手指苍白纤长,勾住了她的小指“我们约好了,明年春天,我们再来。我们要是没来,那一定是被某事耽误了,你就去蓝雨找我们,我们陪你看除了北极罂粟之外的许许多多的花。好吗?”少女绽开了笑容:“好,我们约好的!”
         只是,这是她最后一次看见他们。
        约半月后,暴风雪停了。约两月后,春天来了。一年后,又一个春天来了。再一年,喀秋莎踏上了前往南方的旅途。她知道的,那条路,夜雨和索尔来时的那条路。蓝雨是一个温暖的地方,只是,再也没有那两人了。
        卢瀚文窝在被子里眨巴眨巴眼睛:“队长,这个故事是真的吗?”喻文州正坐在他的床边,温和地笑了笑:“我也不知道,只是当年夜雨前辈和索尔前辈最后的确是在西伯利亚牺牲的,但是具体细节没有人知道。”“那队长这个故事……”“是当年少天的侍女长说的,你也知道,他当时被当作夜雨前辈的继承人培养,一轮选拔之后就被送进神殿了。我是最后一批选进去的,有一天晚上少天闹着要听故事,他的侍女长卡佳就说了这件事。好了,已经很晚了,小卢你早点睡吧,今天和微草的一轮比试辛苦你了。”喻文州笑了笑,帮卢瀚文整理好被子。
         “队长。”卢瀚文突然开口,“你也许不知道。”
         “?”
         “在俄语里,喀秋莎是卡捷琳娜的简称。”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副队兼恋人悄悄打开了门,不用回头也知道黄少天正抱臂倚在门边。今天在与微草的比试中他又一次护住了自己,怕是来求表扬求亲亲的。
           “而卡捷琳娜还有另一个简称……”


           “卡佳。”

欢迎广大黄喻粉入驻溪山城

溪山城居民委员会:

打扰了。


溪山城黄喻专题论坛已整理完毕,之前发的注册申请也通过了。


论坛此后会专注作为存文、存图的仓库站点,永久运营。


(服务器不在本地,可以停车。)


欢迎广大黄喻粉、产粮的劳动人民入驻!


http://bluedrop.moezone.com.cn/hy/forum.php